欢迎来到开云买球网站-有限责任公司!

2020无锡马拉松:李子成再度夺冠全过程

财富热线+86 0000 8888
栏目导航
开云买球网站-有限责任公司
开云买球网站-有限责任公司
2020无锡马拉松:李子成再度夺冠全过程
浏览:182 发布日期:2023-05-31

  锡马七年,李子成六度上场,五获国内第一,2015年还夺得全场冠军。

  唯一的例外是2017年。那一届他不敌以2:13:37大幅PB、同时创下中国选手年度最好成绩的云南名将杨定宏,以2:15:21屈居国内第二。

  也就是说,在无锡马拉松赛道上,跑赢过李子成的中国选手迄今仅此一人。

  昨天(11月1日)鸣枪的2020年锡马,这对老对手再度狭路相逢,短兵相接。加入战团的,还有去年在柏林双双突破2:15大关、跃居体制外前两位的管油胜和贾俄仁加。

  新冠疫情后马拉松精英大赛的一大特点,就是爆冷成为新常态:多伦的粟国雄、太原的杨成祥,赛前都不是受青睐的夺冠热门。

  而在参与无锡这场大战的精英榜上,PB进2:20的高手多达17人,其中说不定又会冒出几匹让人们大跌眼镜的黑马。

  六跑无锡

  李子成唯一一次缺席锡马,是在2016年。那年因为没有收到锡马邀请,他应邀去跑另一场比赛。

  这可是上届冠军哪!“那个时候国内比赛的邀请对象还是以非洲运动员为主吧,国内运动员被邀请的比较少。”他向笔者分析说。

  今年他倒是收到了邀请,就在“十·一”长假之前。赛事承办方告诉他,比赛基本问题不大,日期定在11月1日。

  李子成心里有些犯嘀咕,担心比赛最终能不能办成,但还是应允道:“行,既然是这个时间点,我没问题。”

  “结果无锡还是很厉害的,真的就在国庆后公布了比赛日期。”

  锡马还给了他出场费。具体数额因为有保密条款,不便透露。

  这是疫情后李子成参加的第二场比赛。第一场是6月中旬宁波一个朋友在当地办的10公里小比赛,“等于伸伸腿吧,跑完就去贵州训练了”。

  今年夏天,他的田径俱乐部还是和去年一样赴贵州夏训——先去海拔1000多米的遵义,后上海拔近2200米的草海,从6月份一直待到8月底。

  从高原下来后,他回了趟山东老家,再到定居地宁波。由于后者天气还是相当热,他们又到比较凉爽的天津待了两三个礼拜,10月1日才回宁波。

  回来后他也在关注比赛,只是觉得没有太合适的:

  太原马拉松有找过他,但他觉得太原海拔七八百米,对自己可能会有影响,就没去;

  多伦精英赛海拔更高(1200米),而且内蒙朋友告诉他那里很干燥,不好跑。

  “其实我一直在等江浙沪的比赛,因为江浙沪肯定会先把比赛弄起来——真正有大众参与的这种正式比赛。”

  从接受锡马邀请到参赛,前后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月,不过为了疫情后的首场马拉松,李子成的准备实际上相当充足。

  去年身体比较疲劳、状态欠佳的他(详见《疫情下的体制外大神 | 李子成:下半年肯定能突破》),原本预计10月份就会有比赛。

  结果10月份一个也没有,他们只得将训练时间往后延长;“等于把夏训当作冬训来练,作了一个大周期训练,时间有5个月,中间不安排任何比赛。”

  在锡马找到他之前,他甚至觉得,今年马拉松可能会没戏:除了精英赛、线上赛,就没啥比赛了。

  收到锡马的消息以后,他们马上调整训练计划。

  10月份作为赛前调整,他的月跑量只有500公里出头,最后一周的跑量甚至只有几十公里。

  经过长时间的系统训练和调整,这次他感觉状态很好,只是比赛前夜又出了点小状况:可能是有点吃坏肚子,他半夜两点多醒来,肚子咕噜咕噜响,有点疼。

  他喝了点保温瓶的热水,又睡了一会,5点多才醒来。此时他感觉自己精神状态挺好——说明睡眠质量不错,不像以前比赛前会感到很困。

  他有一点点拉肚子,但不严重。“上厕所时间很快,热身过程中去了几次厕所以后,应该基本上都排空了,我认为反而是件好事,因为比赛时就没有担忧了。”

  他和其他精英选手6点半从酒店出发,走到起点才600米,也就5分钟左右。

  6:45至7点,他慢跑热身15分钟,随后检录、更衣,7点15分准时进入出发区。

  后发制人

  根据2020无锡马拉松竞赛规程,今年的奖励办法和去年一样,也是第一名进2:13:00者重奖10万元,2:13及以上5万。

  2小时13分的平均配速是3:09/km。李子成的计划配速正是三分八九秒:“这样就能跑到2:13;如果状态好一点,后面顶一顶,就能破13分。”

  哪知一开跑,第一集团的其他人就猛冲猛打,“他们把节奏搞得很快,前5公里平均3:03,10公里3:05不到;20公里62分,也就是说第二个10公里跑31分十来秒。前面太快了。”

  他解释说,三分八九秒和三分四五秒虽然只差三四秒,但这个4秒和大众选手理解的不一样:每快一秒,体能消耗都很大。

  但不管其他人跑多快,他肯定都要跟;“不跟的话你就很被动了。你后面又没人,最后还是要追上去。”

  由于前面跑太猛,导致第一集团减员迅速,10公里过后只剩下3个人:李子成、杨定居和贾俄仁加。

  “你想前10公里30分40秒,什么概念?好多人跑场地,10000米也就跑个30分。”

  李子成一直采取跟随跑战术,基本上都落在最后面:“三个人的时候我在第三,两个人的时候我在第二。”

  至于另两位,贾俄仁加前13公里基本都在他前面,虽然领跑的时候不算太多。

  此后他从李子成的前面掉到后面——再往后就掉下去了,显然是在咬牙跟上,直到15公里终于力气不支掉队。

  而杨定宏一直在领跑,中间还祭出几个变速,开云买球网站-有限责任公司李子成都跟住了;“他的最后一个变速应该是在24公里左右结束的。然后又跑了几公里,我感觉慢了,30公里我就开始加速了。”

  这次李子成没戴跑表,全程没看配速,只留意过10、20、30公里这些段落的时间,知道半程用时65分30多。

  他的想法是:反正不管其他人什么配速,只有一个原则,就是跟住。“你戴不戴表都一样,你不能看表快了,就没不跟了吧?”

  他感觉自己跟得还算比较舒服,没有特别吃力的时候,原因是这么长时间没有比赛,又经过这么长时间训练,身体状态在逐步回升,比去年状态好很多;“但还是没有预想的那么好,状态没有完全回来,慢慢来吧”。

  30公里甩开杨定宏之后,他自己一个人跑,前几公里还能保持配速,但最后4公里的几个小桥让他感觉吃力并开始掉速,“不然按前面的配速,肯定能破2:13”。

  到38公里,他知道今天进不了2:13了。当时引导车显示的时间是2小时多一点点——1分钟不到。

  “我就知道进不去了。就算是两个小时整,13分钟你还有4.2公里,3分钟一公里要跑12分,200米怎么也得跑个三十几秒。后面你想跑3分,那绝对不可能;有那些坡,根本跑不到。”

  意识到进不了2:13后,李子成心里闪过一丝放一点的想法,但还是告诉自己不能松懈,毕竟距离终点还有4公里。

  “如果只剩一公里,你确定后面的追不上,才敢放一放,还有4公里是不行的。就是在平路的时候顶一顶,上坡时缓一缓。这时候万一抽筋,就麻烦了。”

  他和身后追兵杨定宏之间的距离,一度从100米、200米扩大到400米,最终两人相距不足300米,差了50来秒。

  他承认肯定有点担心对手追上来,因为到后面自己已经无力提速了。

  “但是马上想想,可能性也不大。因为你想,我在前面都累成这样了,后面的肯定也累啊。不累的话他不会下去,肯定会一直跟的嘛。他不跟,就说明已经很疲劳了。”

  难跑的赛道

  最终李子成以2:14:52夺冠,这次是自2016年三亚跑出2:14:18之后,他的近四年来个人最好成绩。

  全程阴云蔽日的天气无疑帮了大忙。赛前几天组委会前推送的天气预报,说比赛日会有小雨,他据此决定不戴太阳镜。

  起跑前太阳一度短暂露脸,让他有点担心:如果太阳出来了,不戴眼镜会很刺眼。还好天很快就如约阴沉下来,“特别是半程过后小风一吹,我觉得挺凉爽的”。

  但他觉得湿度应该不小,因为自己汗流得蛮多的:“昨天跑完下来以后尿检,水喝了不少,还是等了挺长时间,说明脱水还是比较严重的。”

  对于锡马的路线,李子成觉得不好跑:

  赛道改了两次,第一次终点从新体育中心改到太湖国际博览中心,我觉得比原来难;这次又改路线,我觉得更难了。

  特别是后半段有很多长缓坡,而且今年37公里进小园子,里面有好几座桥。虽然只是小桥,但在最后几公里,也挺顶人的。

  无锡赛道其实难点挺多的:一个是弯比较多,前面那一段还不平,坑坑洼洼的;进了湖又有点窄,当然这对我们没有影响;30公里以后基本都是坡,平路很少。

  最好的是20公里(进江南大学以后)到30公里这一段,其他地方不是弯多,就是路不平。

  看路线时我就跟他们讲,这个路修修补补,你们觉得是平的,我们跑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障碍,怕踩空。

  对于昨天的夺冠成绩,李子成自己总的来说并不是很满意:

  “想想应该不会跑这么慢。但是跑法不一样嘛,前面确实很猛,赛道也难——这么多弯,这么多小坡,影响还是很大的。换个赛道的话,快个一分钟,我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

  上半年接受笔者采访时,他曾表示:“现在休息时间长了,感觉身体好很多,练得也比较扎实,应该算我运动生涯中练得比较好的阶段。

  “这几年一直在忙比赛,没有大的突破,始终是2:15左右。下半年如果比赛放开的话,肯定能突破,只是突破多少的问题。”

  看来突破只能等下一场再说了。

  至于接下来的比赛,李子成眼下还不知道。“现在比赛出来很多,邀请的倒没有。后面有邀请的我再比,现在也不着急比。”

  半马邀请他已经接到一个:本周日的绍兴马拉松。他打算去跑跑,权当训练,毕竟绍兴离宁波很近。

  “春节前应该还会再跑两场全马:今年应该还有一场,再加上明年初的厦门。算上无锡,春节前三场,够了。”

  (洪立)